拍过非常非常多的天空。大概是喜欢到连自己也无法想象的程度吧。

前几天生病去医院输液,很大的一瓶,似乎是500毫升吧,打之前护士说这种针水会有点疼哦,我说好的知道了。
是比较疼的,伴随着冰冷的天气,扎针的手逐渐冻僵了,血液流动不畅,就变得更疼了。再加上那么大瓶得针水,一滴就是三个小时,简直煎熬的不行。
最后一天输液时,扎针的护士大概技术不够,针头跑出了血管,滴了没多久,一半的左手就肿了起来,肿的很厉害,像是里面被充了气,还通红通红的,甚至把疼的我哭了起来。
护士赶来拔针,拿了药敷在我的左手上,一直安慰我说别哭啦,我却还是一直掉眼泪。我坐在那儿直愣愣看着自己的左手,它依旧很肿。后来我换到右手输液,直到三个小时的针水都滴完了,我的左手还没有消肿。

除夕还没过去几天,大...

沉睡的森林·LoFoTo:

326/365 下雨天了☂

写给我的璐璐。

亲爱的,现在是凌晨两点零四分,我睡不着觉。我在听《无头骑士异闻录》的其中一首OP,坐在床上披着一件军绿色的风衣外套,用iPad给你写下这封信。房间里开着一盏落地灯,和我之间隔着一扇打开的门,正好遮住了正面的光线,只剩下墙壁上映下的阴影。我最近特别浮躁,无法静下心来做任何事。想要看书看不进去,想要睡觉却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最终变成现在这样,憋的眼泪糊了满脸,只得拿出杀手锏——和你说话。
我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半夜三更因为睡不着觉而哭了起来。今年的上半年,我特别忙,在努力地调整失恋以后的情绪和状态,以及适应一个人生活。年中开始经常加班,半夜两三点还和同事在办公室加班,经常睡不够,碰到...

Cocu Liu:

Chasing light in NYC | Instagram - @cocu_liu

和曦 5447:

再續六個月的路人。

mqwilliam:

南极回来后最看不完的就是那些呆萌企鹅的照片,虽然我知道这张照片比较适合圣诞节发,就当给大伙儿降暑了:)

安全出口:

徐一叉:

夏。

摄影/@安全出口

后期/@徐一叉

昨晚和很久没联系的好友聊起了天。心情大概不是很好,他在给我分析我心情不好的原因以及心理活动,分析的头头是道一针见血,让我不止无法反驳,还想找个地洞钻进去。后来聊到我的偶像,我突然非常激动地说“不行我要去看看我偶像的微博压压惊……哦对了他周一出了新视频我还没看肯定是因为我没看才会心情这么不美丽”。

刚去看了一个APP的最新一篇文章,是大鹏写的。里面有一句话读到的一瞬间又开始犯了矫情——“其实我也不知道,我们到底谁需要谁更多,她看我的节目很快乐,我因为她的快乐而满足,才觉得很多事情不是白做的”。


好友和我说,人的确是需要精神支柱的。不好意思地说,在刚开始喜欢杨英鹏的那一年里,很...